◎照片右後方擁有兩座圓頂的建築,就是從十七世紀時流傳下來的土耳其澡堂Cinci Hamami


到土耳其旅遊,不感受一下土耳其浴的魅力,就像入寶山空手回一樣。為了不讓這種遺憾發生,說什麼也得想辦法洗上一回。同團幾位女性抱著相同看法,懷著幾分忐忑、幾分期待,走進番紅花城裡歷史悠久的土耳其浴場——Cinci Hamami。



這邊的員工不諳英語,導遊幫我們談好價錢,就放牛吃草去也,留下搞不清楚狀況的一群人,杵在那兒不知所措。雙方比手劃腳,彼此揣測。用趾頭想也知洗 澡的第一步得脫衣服,但浴場老闆指引我們兩人擠進一個房間的舉動卻啟人疑竇。一開始我跟同室的康妮小姐還扭扭捏捏在哪兒互問:是不是要脫光?後來兩人豁出 去了,脫到一絲不掛,圍上浴巾走了出去。老天爺幫忙,浴場裡剛好有一位從倫敦回來的本地人,權充翻譯,解除語言危機。


Cinci Hamami的空間分為三進,玄關大廳設有幾間附鑰匙的更衣室,來客在這裡更換衣物,私人物品就放在裡面。浴場提供大小毛巾和肥皂,如需洗髮精要另外購 買。推開木門往裡走,熱氣撲面而來。這是隔在真正浴場和大廳中間的休息室,設有廁所和除毛室。根據伊斯蘭傳統,身上的毛髮是不潔的象徵,必須全部剃除。梓 嫻小妹在車上告訴我以上的常識,並認真的對我說:幫我們搓澡的師傅,要是看到台灣的女人都毛茸茸的,會不會嚇死?老實說我也不確定台灣女生是不是都毛茸茸 的,答案就留待諸位看官自由心證。


從休息室再往裡走就是煙霧瀰漫的浴場大廳,全由大理石鋪成。中間高起的石台是視覺焦點。圍繞著中央高台,四周有往外凹出去的空間,可供沐浴,另有較為低矮的石台與沐浴室交錯排列。中央石台正對著圓頂,頂上鑿有孔洞,白天的時候日光自孔洞射入,營造出神秘的宗教氣氛。


簡單在浴池清洗一番,我便躺上中央石台讓熱氣蒸烤。這個步驟是為了讓毛細孔打開、角質軟化,讓待會兒搓洗的效果加倍。土耳其浴是土耳其人社交方式的 一種,大家在浴場裡坦誠相見,百無禁忌,什麼難言的煩惱似乎都說得出口。蒸氣讓身體放鬆,就連內心的警戒也一併卸去。我和躺在一旁的文珮學起土耳其人聊了 起來,兩個人頭對著頭,光溜溜地躺著,周遭氤氳一片,感覺很奇妙。


過沒多久,負責搓背的女士開始服務,文珮第一個上陣。忍不住好奇問她感覺如何?她答說:「很舒服!」,這時旁邊一位金髮美女,正幫另一位婦人搓著 背,文珮打趣著說:「妳說不定運氣好,是美女幫妳服務哦!」這句話讓我著實興奮了一下,卻落得一場空。後來才得知她是浴場的客人,在幫她的婆婆搓背。來土 耳其浴場也可以不要搓背與按摩的服務,僅需付基本費用。本地人常常一家人共浴,互相幫對方擦澡,不失為增進家庭情感的好方法。


輪到我被服務時,其他團員也洗浴完畢躺上來蒸烤。說到泡溫泉和按摩,我算是經驗豐富。之前嘗試過韓式按摩,整個人像條魚一樣,被按摩手套刷洗全身。 經過那次震撼教育,土耳其浴的搓洗倒不至於嚇倒我。但誠心提醒各位:洗土耳其浴之前,請將「溫柔」兩個字從腦海裡面抹去,同時忘掉熟悉的SPA廣告畫面, 土耳其浴不來這一套。用按摩手套爽快地搓出全身的角質與污垢,精神抖擻地往腹部推上幾圈,隨時在大理石台拖來拉去調整到方便使力的位置,最後拿起水桶往身 上嘩啦倒下去,沖掉全身泡沫,這才是土耳其浴的王道!


2006是破紀錄的一年,第一次當記者、第一次去土耳其、第一次……洗澡的時候被四個(加師傅就五個了)女人在旁邊盯著看。因為沖水的緣故,其他躺 在石台上的團員全都坐了起來,不知不覺就變成觀眾。故作鎮定的我內心早就烏鴉滿天飛,「當時真糗」還記得這句廣告台詞吧!頭皮屑有什麼了不起,來試試看裸 體給人品頭論足,這才叫糗啊!


女生洗土耳其浴總是比較吃虧,通常師傅比較少,萬一人多,服務往往打折,而且男師傅的手勁力道肯定不同。後來聽男生講述他們的經驗,讓人羨慕得很, 不但加上洗頭,按摩的過程更是勁道十足。他們的搓背和按摩師傅是不同的人,光這點就有很大的差別。幫我們服務的女士,刷完六個下來早累攤了,實在不忍心再 要求什麼。不過要給男師傅服務……我還是得克服心理障礙。


洗完之後通體舒暢,原本擔心蒸烤的過程我會受不了,平常在蒸氣室,我待不到一分鐘就得離開,但是土耳其浴卻完全不會,我想應該是拜開闊的空間之賜。 話雖如此,還是得讓身體降溫一下,此時中間的休息室就發揮作用了。最初從大廳跨進中間休息室時,覺得溫度好高。等到從浴室大廳出來,休息室變得涼爽極了, 卻又不到寒冷的地步,浴場的空間安排確實有它的道理在。


享受完土耳其浴準備更衣,遍尋不著吹風機之類的設備,只見大廳中央有一座在當地常見的暖爐,後端神奇地有熱度適中的暖風送出,真是特別的吹風機!恐怕也只有在番紅花城——古老城市的傳統浴場裡,才享受得到這種設備。


大夥兒陸陸續續洗好出來,我們圍著暖爐一起烤著火,一面閒聊。今晚除了我們,還有一戶當地的人家來此洗浴。剛才那位金髮美女是新嫁娘,而幫我們翻譯 的女生特別從倫敦回來參加自己兄弟的婚禮。場中還有一位可愛的小女孩不斷跑進跑出,剛學英文的她很努力地要跟我們交談。遇到不會的字就開始甩手跺腳,急忙 找倫敦的姑姑翻譯。她那天真無邪的模樣,至今難忘。


我們和這一家人用簡單的英文,交流了好一陣子。剛入門的媳婦和婆婆、小姑們一塊來洗土耳其浴,好似成為家人的儀式一般。聽說土耳其婆婆喜歡在浴場裡挑媳婦,想來頗有幾分道理。赤裸裸的時候什麼也藏不住,以真面目示人更能看出一個人的性情吧!


新嫁娘的手臂上戴滿了金手鐲,世界各地的婚禮傳統大概都不能免俗,但也證明此地的人家確實過著富裕的生活。


與當地人在土耳其浴場閒聊,完整了我的土耳其浴體驗。最令人懷念的:反而是和大家烤火圍爐的時光。人與人之間藉由上浴場所建立的親密連結,也許才是洗土耳其浴的精華所在。


◎本文同時刊載於星子個人部落格

youxue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